旧建文本文档

/ 0评 / 0

现在说这个有些陈词滥调了,但是有很多的问题我们还是要拿出来谈一谈的。《互联网和它的事实标准》这篇文章还未发布,因为要收集的材料实在是太多,以及出于一些原因我必须小心地遣词用句,所以进展缓慢。不过我们倒是可以趁现在先谈一谈当下。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 RSSHub 炸了。炸的方法很简单,DNS 污染。DNS over TLS 的计划或许还能挽救一下,但没人知道何时自己需要自建服务器。有些时候我会怀疑我的就地部署偏好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这些神秘原因。

当然,重复几年前的论调是没有意义的——以及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是有问题的。风景并不是只有这边独好,而是处处一致至少处处相似的。当然,这个结论(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毕竟当了十几年的网民,前前后后都是经历过的。外网如何,内网如何,其实如出一辙,只不过换了平台、换了语言,炮轰的对象不同罢了。这世界太乱。

有些时候还是要作出妥协、作出取舍。「回音壁」到处都在,不过更好玩的还属「纳粹酒吧」——一个完全不做任何河蟹的社区最终会演化到非常混乱、非常反人类的状态,以至于实打实的新纳粹会在这个社区里扎根并毒化这个圈子。而想达到一种平衡是几乎不可能的:你总有办法打擦边球和含沙射影,而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张三」。所以接下来就是越来越奇怪的河蟹规则和越来越阴阳怪气的发言,落得个两败俱伤。

所以我们最终是选择了逃避,去整个把有毒的东西屏蔽掉,眼不见为净。逃避虽然可耻但是有用,但一直逃避下去也并不是个办法。或许这还是因为「不够自信」的缘故。Haters are gonna hate. 尽管现在已经算是走过了一个百年,但我们仍然没有勇气去正视过去。或许我们永远都没法正视过去了?就像一个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人,一听到被人揭了伤疤就感到浑身不自在。

我不记得是在哪看过——或许在梦里,方校长曾经表态在 2035 年有望撤墙。但眼看着它一天天地长高了,或许我真的只是在梦里看到过。不过现在离未来还有 15 年。5 年规划都能跑 3 番了,未来会有所改善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