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壁纸发呆时的一些想法

/ 0评 / 0

我一直以为我们的思想里面是有和过去决裂的部分的,但是这总是让人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味。

当然,我个人无意鼓吹冰箱论。但是有些时候我回顾过去的时候会发现,近现代的主要思想在于和过去做个了断——我们认为过去的一切是和先进生产力脱节的,旧社会是会吃人的、是对人民群众的剥削。

这样的思路一直持续,直到我们决定在地上划一条线。这条线的另一侧是语言文字本身。我们终究是没有走上全盘西化的路,无论这是幸运还是不幸。但总归在线的另一侧的东西有不少是不可挽回地失去了——先是失去了那些枷锁,而后是一些现在回想起来有些惋惜的内容。很多时候我们没有撤销。我们的所作所为会真实地、永久地作用于现实世界当中。任何重建的尝试都是徒劳,因为上下文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当然,我这样当事后诸葛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但是我们还是很乐于去设想一些所谓未曾设想的道路,并以此为消遣的。但现已至此,我认为还是必须着重地强调:任何重建的过程都是徒劳,我们与其尝试重建,不如大大方方地承认我们亲手埋葬了过去,现在我们要书写新的未来了,完全可以不再循规蹈矩。

但是某种思路上,人是恋旧的。尽管有着过去的一切是脱节的这样的思想,但是这种思想是后天的、是舶来品。本土的思想仍然没有大的更改——或者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不曾发声过,但后来闹剧收场后人们还是没有太多改变。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凭此定义这次运动的多重失败。当然,这部分的定论已成共识,我们不需要再赘述。

但是这也反映了一个问题:有很多思想是难以改变或者割舍的,哪怕部分思想是老旧的、脱节的,它仍然可以在现代社会扎根立足,因为这个国家是没有历史的,它没有与过去有过一个彻底的割裂,你所看到的只是它的最新形态而已。诚然,日新月异、沧海桑田,但是国家是永生的——除非被暴力地杀死。国家的思想,或者说这个国家所承载的社会含有的思想也因此不会改变。

或许我们仍然可以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辩证法总给人一种和稀泥的感觉,因为它试图在矛盾中求解。或许矛盾才是它的原语吧,毕竟选择了不同的公理就会得到不同的命题。不过我们面临的情况又确实是在矛盾中求解,我们在过去和现在的矛盾中寻求平衡。我们既不能全盘否定,也不能全盘接收,我们部分地选择我们需要的内容。但这个部分选择并不是干净的,目标内容是具有依赖的。如果我们强行破坏依赖,那么我们取出的这部分还是我们希望的那部分么?我们一直在避免断章取义,但是为了去其糟粕的过程,我们还是需要截断重组的。这样做是否有些违背初衷了?

所以,我仍然需要重申:任何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过程都是徒劳,我们与其花功夫挑选,不如大大方方地承认我们亲手埋葬了过去,现在我们要书写新的未来了,完全可以不再循规蹈矩。

我们没有理由再执着于过去。有些时候,有些事情,该放下就放下了。哪怕别人能够把过去和现在混成一体,我们不必羡慕,也不必东施效颦。是时候独立构建自己的未来了。


如果你好奇我的壁纸是哪一张的话,首先你需要有 Wallpaper Engine, 然后安装这个壁纸,然后你大概就能了解这篇 Rant 究竟在说什么了。可能整体思路有些激进了,所以请别断章取义,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